大寒

 大寒,指的不是中國的節氣,而是一部我在二十多年前、大學時代看的美國電影,Big Chill。

 記不得是哪一年了,或許是大四吧,課不多,課表排的鬆鬆的,有時是一早一二堂有課,之後就空堂到中午過後才有課。兩堂課的空檔加上午餐時間,得找的地方打發時間,而三不五時的,就會有同學吆喝著,一起去西門町電影街看電影。反正有時間又閒著沒事做,反正西門町就在我們廣義的校園範圍內,所以總是很隨興的一有人帶頭,就有一群人相偕散步去看電影。這種時候,總是女生走在四周外圍,男生在中間,為的是應要求「保護」他們,免受皮條客們的騷擾。

 二十幾年前看的電影,細節當然不記得了,更別問我有哪些演員。倒是有些與之相關、揮之不去的記憶,最近又浮現腦海。

 猶記得片頭是一雙手在幫一個男生穿衣服(好像是全身衣物)。當那雙手正一顆一顆的扣著扣子時,坐我身邊的一位男同學十分欣羨的說,希望將來也能這麼好命,有人(當然是女的)幫他穿衣服。緊接著,鏡頭開始慢慢拉遠,衣物的主角露臉了,原來,是正在幫死者著裝入殮。無須我去取笑那位男同學,他已經嚇到滿嘴呸個沒完,像是惹了什麼霉運似的。電影,從一場喪禮開始,一群人從四面八方聚集而來,重逢之後所演繹出來的,他們之間的複雜糾葛、過往的種種,我自然是不復記憶,只清楚的記得,那是一場因為某人的葬禮而使眾人聚集的同學會。

 萬萬沒料到,我們班畢業之後的第一場同學會,竟是與這部電影神似,在當時也讓我忍不住一直回想起這部電影。班上的一位女同學自殺身亡,讓我們般大多數的同學,在一個微雨的上午,齊聚台北第二殯儀館。這幾天星光三班黎礎寧自殺、三班同學為此齊聚她的靈堂前,意外形成一場同學會的新聞,令我驚心、難過、不捨、感嘆,也因為相仿的年紀、類似的情境,讓我又想起這件陳年往事。

 不記得那場葬禮確切的年代,只記得我當時在 HP 工作,面對的是第二位小老闆,加上班上男生到了不少,推測應該是他們已經退伍之後,也就是畢業約兩年、年約 24 歲時。也就是跟黎礎寧同齡。我的女同學因為辦公室戀情的男主角劈腿,讓她痛苦到買了農藥來服毒自殺。老家在雲林的她,雖然跟妹妹同住台北,卻還是沒能及早被發現、救治,就這樣香消玉殞。也跟黎礎寧一樣,我的女同學是個外表活潑開朗的傻大姊型,聽聞噩耗,讓人難以置信。而「肇事」的男主角,算他有勇氣,葬禮當天有出席,也被我們班男生架到一邊烤問去。詳情如何,我未加聞問,不得而知。不想聞問,是因為知道了又能如何?年輕氣盛的我更覺憤慨的是,做錯事的人是男方,要死也該死對方呀!幹嘛要殘害自己?我只是慨嘆著,為什麼要這麼傻、這麼想不開?一段感情不順遂,人生就沒指望了嗎?更不解的是,從來不知道,台北市內這麼容易就可以買到農藥自殺呀!?

 相隔二十年,兩個走不出情關、無力抗壓只能選擇逃避而為情自殺的傻女孩,依舊讓我忍不住心酸、不捨,胸口更有一股說不出來的悶。生命,未必真的美好,但,至少活著就有希望,有讓它更美好的希望。因為,還有明天。

[PR]
by anyatpe | 2008-11-16 00:38 | Others


<< Merry Christmas 編織季節 >>